T-Wind

傻白甜三流言情脑()
三山/喻王/周叶/莲时/卡塞/卡蓝
不混圈,偶尔写点东西自娱自乐

“爱一个人怎么开始啊”

【三山】喜欢一个人(二)

‼  ooc有私设,本期有一句话兼堀和石青

‼  本丸设备场地(?)部分参考花丸

‼  特别狗血老套,撞梗可以说是必然

‼  如引起不适请一定点击左上退出

第二回
三日月,打怪累,天上掉下个林被被

山姥切坐在房顶上,就着清亮的月光擦拭刀身。
边上还摆着一盏小酒。
同是上房赏月人的歌仙兼定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此情此景:
山姥切国广一直都是个美男子,这个是大家伙儿公认,审神者盖章鉴定的。但此人不合群且过度低调,一年到头盖着块被单,久而久之,大家也都只记得那块半新不旧的被单了。
现在,山姥切国广坐在不远处,且破天荒地没披被单。在洁白的月色下,歌仙兼定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线条优美的嘴唇,挺翘的鼻尖儿,和那双小鹿般清澈明晰的碧绿眼眸。
以及在春夜凉风中微动的淡金色头发。
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容貌清俊的青年扭过头来:“…歌仙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山姥切先生。今天您没有披着被单呢。”
对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精彩:“不动君吐在那上面了。”
“……”歌仙兼定对他充满同情,“这还真是……”
山姥切停下擦拭刀剑的手,端起酒盏一饮而尽:“算了。”
都是主力队多年老同事了没什么好见外的,这会儿歌仙干脆跑去坐他边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山姥切酒量不好,聊着喝着就有些醉了。
正当他即将神游天外之时,歌仙兼定忽然问:“那个,冒昧问一下,您和三日月先生……”
山姥切一个激灵,手一抖把酒盏摔了出去,条件反射伸手去捞,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滚下房顶,并且稳稳当当地给人接住了。
那人正是三日月。
山姥切国广瞬间酒醒,飞速从那人怀里跳出来,涨红了一张俊脸道声“多谢,抱歉”后就以十个长谷部的机动跑回了房。
三日月还保持着双手悬空的姿势站在原地没回神,空气中残留着那人身上似有若无的酒香,在早春的夜晚里飘荡。
“诶?山姥切先生?”围观全程的歌仙兼定似乎想垂死挣扎呼唤一下机动破表的酒友,对远方的背影摆出尔康手:“您的酒和刀……”
“啊,歌仙儿,我也要喝酒。”审神者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正倚着窗边笑看二人:“三日月宗近先生,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感觉如何?”
“…啊?哦,哈哈哈哈,妹妹他……”三日月宗近猛然回神,正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但是想起月色下那人清丽的脸,他的话音猝然消失在酒香之中。
场外观众歌仙个刀觉得三日月段数很高,话没说完但是拒绝之意溢于言表,又很给人面子,真想不顾风雅地给他双击一下六六六。虽然此刀现在表情很莫测。
审神者的目光在让人觉得段数很高的莫测太刀脸上逡巡片刻后收回:“是吗。”
“说起来,我前几日特地问过政府刀剑男士能否和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了。”审神者又笑眯眯地说,“他们给的回复是可以。你们是付丧神,拥有人的身躯,虽然不会生病,但会随着时间流逝老去,所以要找个老婆生崽子白头偕老过正常人的生活也完全OK。”
这个本丸成立仅有六年,歌仙兼定在这方面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此刻听审神者一提,顿时一脸懵逼:“主人?突然说什么呢?”
“前几日,和泉守兼定来找我,说他想和堀川在一起。我就去问了问,正打算明天和大家都说一说。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嘛,总是……”某金毛控一脸猥琐地挤了挤眼睛。
等一下,这个话题是不是开始歪了?
“歌仙儿,三日月,最近有没有看上的妹子或者汉子啊?有就要说,我再去找个媒婆上门提亲……”
“……主人,你笑得就很像媒婆,一点都不风雅。”歌仙兼定默默道。
“诶,瞎说什么!我是绅士,绅士还不够风雅吗?”审神者说着摆出了一个端庄的造型。
然后就被突然出现的背后灵长谷部揍了:“主人!不是说了生病期间不要吹凉风不要嗑酒不要……”
魔鬼近侍出现,歌仙兼定和三日月宗近连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说起来,三日月桑您有没有考虑过这些呢?就是找个妻子之类的。“歌仙兼定又一次好奇地问道。
“这种事我……真的没想过。不过我们三条家的大家长石切丸似乎对笑面有意思。”三日月宗近无私地把八卦分享了出去。
“那个,三日月桑……这里,是我和笑面青江君的寝室。”
“……哈哈哈哈,如此深夜,他应该在睡觉。”
“他喜欢熬夜。”
“……”

凌晨三点,万籁俱寂。
审神者打着哈欠起来上厕所。
回房时才发现他门口有个门神公……不是不是,是三日月。
此刀挂着黑眼圈问他:“主人,您如何看待一见钟情?”
审神者方才被此门神吓了一跳,现在又被他这句话吓了第二跳,登时睡意全消。
“卧槽?谁谁谁?快说快说!”
“……您先回答我的问题。”平日里一直走养生端庄老人路线的三日月此刻竟有些别扭。
审神者在他对面坐下来,正色道:“我认为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我认为爱情是要建立在灵魂相通的基础上的,仅仅凭借色相的活色生香而维持的爱情是不靠谱的。二人互相理解,互相依靠对方,抱持着对未来同样的美好憧憬向前进,那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看着三日月宗近若有所思的样子,审神者笑了:“不过,由一见钟情起始,慢慢去了解对方,说不定就能从见色起意变成心心相印两情相悦了。”
“对了,”审神者终于在此时想起了正事,“你今天带着今剑他们这些短刀去桶狭间,感觉怎么样?吃力吗?”
“还好,只是他们抵抗远战能力不强。”
“这一点嘛,修行回来就解决了,不必担心。“审神者想了想,“嘛……明天江户城开了,你带队……由被被辅佐队长,你当打手,今剑带队去找钥匙开宝箱吧。”
“山姥切?”三日月宗近问道,“他不是主力部队的队长吗?”
“最近主力队就和别的本丸打打演习,很闲,加上上回江户城也是他带队去找的钥匙,这座城可行动的时间是需要好好计算的,他有经验又有时间就让他来二队帮帮忙呗。”审神者好整以暇地看着三日月宗近不知不觉微微上扬的唇角。
“……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只觉得自己心情复杂。

三日月宗近回到房间,深吸一口气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
就在刚刚他以为自己对山姥切国广一见钟情,但是仔细梳理了一下,他这大概只是被惊艳到了而已。
毕竟他们这个日常的养老院二队和山姥切国广带领的主力部队交集很少,那人又常年披着一块被单看不清脸,之前骤然看见他漂亮的脸,被惊艳到也是正常事。
想到临别时审神者说的“对喜欢的人会有的心动”,三日月宗近试着回想了一下山姥切国广的脸,嗯,很漂亮,初时还有些心跳,但他回想多了也就没什么了。
“果然不是呢……”三日月盯着天花板想,心里似乎有一丝丝遗憾呢。
他没来由地想起山姥切国广的眼睛,清澈见底,像小鹿一样。
如果他和自己告白被拒绝,这双漂亮的眼睛会不会染上悲伤的色彩呢?

tbc.


感谢阅读~!
呃碎碎念一下吧……
我是有拖延症…没救那种……然后还有那种一切感情都要把线索交代的清清楚楚的狗毛病…所以剧情拖沓这个嘛……啊哈哈,啊哈哈哈(干笑)请多多担待啊不要嫌弃我啊!!!(土下座!)

*13:21分修改了一处略诡异的用词。

评论(3)

热度(29)